赫墨

最爱楼诚!衍生最爱谭赵 庄陈

【楼诚】木楼念言成(14)

随着日子的消逝,明台表示自己被整得好惨!不就斜眼瞟了一眼阿诚哥的身体吗!至于把公司全丢给自己吗?知道你股份多,但也不能如此剥削我啊!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明楼渐渐的把公司的一些事宜全权交给了明台来干,要不是念在他还有个恋爱要谈的份上,只怕整个公司都会交给明台了,明诚也整日对明楼说着少剥削点明台,可是自从有一次明台无意间“偷看”了明楼和明诚某书中的小情话后,明诚表示活该。

  
明台和曼丽要结婚,不过他们却不打算待客,毕竟在上海没有几个人是真心实意为明家好的,纵然有许多生意伙伴,可他们也不想看到那一张纸虚伪的脸。可是不知道是谁透露了出去,明家的电话打爆了,所有人都在问明台的婚礼是几号,无奈,明镜他们只能为明台办一场婚礼,只是明家的婚礼定然空前绝后,轰动上海。
  
  
明台和曼丽结婚后,本来二人是打算去蜜月的,可明楼早已让阿诚准备好行李出发去过属于他们的小世界了,本来他们还有明镜,结果王天风的出现打破了明台的幻想,为什么,他连过个蜜月都没机会。
  
  
明楼把公司全权交给了明台,他拉着明诚一起走了一遍他们来时的路,最后他们在巴黎定居了,是一个小院子,就像几年前那个晚上明楼说的那样,湖畔胖,树林边,我和阿诚在家园!无人烦,无人扰,唯有阿诚在身边。
  

公司交给明台后,楼诚二人可谓是非常开心,明楼去了巴黎大学任教,明诚当了明楼的身边的助教,像从前一样,形影不离,铜墙铁壁,渐渐的二人的故事传到了学生的耳朵里,他们竟有些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
  
  
有些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会后悔。就像明楼和明诚,他们最初都没有想到彼此会是陪伴自己到最后的人,可是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相爱的人啊!要永远幸福啊!

  
在巴黎的日子很幸福,明楼和明诚仿佛回到了上大学的那段时光,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偶尔一起洗澡,只是从来不一起做饭,因为明诚从不让明楼进厨房,从来不让明楼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搂搂抱抱。

  
楼诚二人在收留所收养了一个小男孩,这在巴黎是很正常的,因为在巴黎相爱的人,如果没有孩子是可以去收留一个的,一家三口很幸福,明楼常常指着小男孩跟明诚说,你看这个小屁孩,长得和你小时候一样,眼睛常常飘着水雾,无时不刻不在像我撒娇。
 
  
明楼给小男孩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明木言,等到木言2、3岁的时候,就被明楼教育,晚上睡觉一定要一个人睡,不可以来爸爸们的房间睡觉,那样就是坏孩子,会被坏人抓走,就这样我们的木言小朋友从小就被楼爸爸忽悠了。

   
——————————————
关于收养孩子这件事在巴黎合不合法不是很清楚,因为以前看一本小说的时候,好像在巴黎是合法的。
然后关于孩子的名字,我表示真的是起名废啊!

写给琉璃太太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评价一位太太,可是我的第一次就交给了 @墨色琉璃 。太太要对我负责哦!

犹记得初次阅读时,被太太的文字深深吸引!第一次看太太的文是 大少爷和小书童 ,真正被太太“勾魂”的是《莫待花枯》其中属于青少年的活泼,和藏在心底的暗恋,被太太笔下的平平体现的淋漓尽致。老谭心里那份纠结,和默默吃醋的表现在太太文里活灵活现!太太的每一篇文,都给人撞击心灵的惊喜,《明氏宠物店》带给我的惊喜更是巨大的。其中每一个“胖子”与“宠物”的相遇,都让人澎湃。自从看了宠物店以后,我明天都在念叨着,“胖子”和“宠物”的相遇。然后舍友们都说我疯了(瞎说,我多正常!!!)
太太,我在期待着你的每一篇文,我在期待着新的惊喜!

只要太太在,我就一直爱!❤❤❤

【楼诚】木楼念言成(13)

明楼被一阵动静折腾的睁开了双眼,看着怀里不停翻腾的人睁开了双眼,他把自己的下巴托到了明诚的头顶上,轻轻的说到:“早安,我爱的诚!”      

    
陪你这条路有多远我就走多久毫无怨忿绝不皱一下眉头。   

     
明镜今天不在家,顺便带走了阿香,明台早早的就去工作了,独独留了明楼和明诚在家,等到11点多的时候,明诚打电话叫明台回来吃饭。     

     
中午当三个人坐在桌子上,明楼在主位,两侧是台诚,桌子有红烧肉,糖醋里脊等等一系列。明诚坐在桌子上夹着饭菜,而明台因为理亏不好意思夹,只是夹着自己面前的一盘花生米。     

    
更不要说明楼了!因为红烧肉惹了明诚生气,他自然不敢在吃肉,可是面前有没有素菜,不像明台还有一盘花生米,明楼只好扒拉着面前的一碗米饭。 明诚也不说话,只是不时吃着桌子上的菜,等到他吃完后,明楼和明台也老老实实的放下了筷子!明诚起身收拾饭桌,他并没有打算劝二人吃菜!

   
时间过得很快,看着明楼好久没去公司,而明台每天忙的要死,明诚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他开口对身旁装睡的明楼说到:“大哥,你以后能不能别再剥削明台了!他和曼丽还没结婚呢!我们要给他们一点恋爱时间。”

  
明楼一听,伸手把明诚搂进自己的怀里,轻咬明诚的耳垂,感觉自己怀里人一瞬间的紧绷,明楼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紧贴着明诚的耳朵说到:“是他自愿的,他自愿替我做事的!”说完没等明诚反应,他就欺身而下,把明诚压到身下,薄唇贴到了明诚的唇上,双手慢慢的从锁骨往下移。

   
此时从公司回来的明台,正打算和明楼讨论一下自己的“未来。”却在听到他阿诚哥的娇喘后,瞬间收回了手,摸摸了鼻子,打算悄悄溜走,结果明台的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明台手忙脚乱的去关手机,结果又一不小心撞开了房门,还不小心瞄到了床上,幸亏明楼速度,瞬间用被子遮住了两人。

   
明诚在明台推门进入的一刹那双脸就已经通红,还顺手拿枕巾遮住了脸。明台听到明楼一声滚后,连忙跑了出去,连自己要找明楼说什么都忘了。
  
  
明台出去后,明诚伸手就推明楼,明楼委屈的拉着明诚的手,往身下走去,在碰到后,明诚本就红的脸,更加红的犯光。在明诚强烈的推攘下,明楼看着床上的明诚一脸委屈。
 
  
明诚感觉自己罪恶深重,他努力告诫自己,不能被明楼的外表蒙骗,可是看着明楼委屈的表情。明诚毅然决然的朝浴室走去,独留明楼一个人在床上想着如何整明台这个熊孩子。
  
 
此时正躲在自己的明台猛的打了个喷嚏!
  
  
明诚正在洗澡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一个赤裸的身体抱住了他。

【楼诚】木楼念言成(12)

每对甜蜜的情侣背后,一个月总有那么两三天想一巴扇死对方。

明诚此时的心情就是这样,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站在体重秤上的明楼又胖了3斤,明诚表示很无奈,明明他已经控制了明楼的食量,可是体重还是直线飙升。
  
   
明诚第一次觉得,让明楼减肥,比让明台和明楼待在一间房里超过一小时,还要难。明诚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控制明楼的伙食了,因为没用。于是他说到:“大哥,我不打算控制你伙食了”明楼正准备去拥抱明诚时,意外发生了。
   
  
明台突然回来了,还没走到客厅的他,也不知道明诚今天会在家中,于是他吼道:“大哥,你要的红烧肉2份,我给你买回来了,没有遇到阿诚哥。你可以放心吃了。”

  
还在客厅的明楼听到后,默默的错开了明诚对上的眼睛。为自己默哀,也为即将发现明诚的明台默哀。当明台走到客厅看到明诚后,突然失了气势,小声的叫了一声阿诚哥,然后说红烧肉不是给大哥买的,是我自己要吃的,然后绕开明诚跑回了房间。
  
 
明楼看着跑开的明台,暗骂一声,却突然意识到明诚,他转过头去看明诚,看着明诚也在看他,他急忙从体重秤上跳了下来,跑到明诚身边。明诚现在很生气,明楼一直以来的配合,让他觉得明楼很理解他,结果他每天偷吃,很明显就是在故意瞒着自己,明诚没有看明楼一眼,转身回了自己那个好久没住过的房间。

   
明楼看着离去的明诚,知道明诚生气了,他迅速追着明诚上了二楼,不过还是慢了一步,明楼只好在门口敲着明诚的门,嘴里不停的解释着,道歉着。明楼听不下去了,他一把打开门,甩给明楼一句话,关上了门“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一个仆人嘛!你想怎样我又管不了。”
    
 
在明诚这里受了一肚子委屈的找到了明台,打开门,把手里的文件袋,直接甩到明台的床上。明台本就理亏此时不敢说什么,只好问明楼这是什么。明楼板着脸从袋子里拿出一份文件,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递给明台,让他在文件上签字。
  
  
明台怕明楼坑他,正打算翻看文件,明楼就咳嗽了一声,明台最怕的虽然是明诚,但对明楼的畏惧感也很严重,当下签了字,千万之后,明楼把文件装到了文件袋里,转身出去了,明台还以为明楼只是让他签一份文件,当下也没有多想。不过当他晚上看到这份文件的复印件后,表示明楼你臭不要脸。
 
  
明楼一个人坐在书桌上,打算和明诚道歉,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苦思冥想,天不负有心人,明楼开窍了,于是他在纸上写到:
累,才是工作;
变,才是命运;
忍,才是历练;
容,才是智慧;
静,才是修养;
舍,才是得到;
做,才是拥有;
肉,不是所有;
你,却是全部。

  
明楼把纸叠好,走到明诚的房间,把纸塞到门缝里,然后敲了敲门,故意发出几个脚步声,让明诚误以为他已经走了。明诚看着门口的纸,和门外的脚步声,笑了。
  
  
他又怎么会不知明楼还在,不过为了明楼的戏演的下去,明诚还是把纸从地上捡了起来,明楼看到消失的纸露出会心一笑。明诚看到纸上的内容扑哧笑了出来,然后把门锁打开,自己躺到了床上。

【谭赵/庄陈】流年(3)

赵启平早上刚刚来到医院,看到办公室的门开着,他加快步伐走到了门口,可是看着里面的身影,他感觉有些尴尬,也有些愤怒,也有替陈亦度的不值。
   
   
赵启平的办公室自从是一个人的,可是现在办公室里突然出现的桌子让他很不爽,如果换成别人的话,他会很开心,因为终于有人和他作伴了,可是这个是庄恕他很不开心。
 
  
他的动静,惊动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庄恕,庄恕回过头来看到是赵启平,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打算朝赵启平走去,只见赵启平扭头就走。赵启平本来是打算去找凌远的,结果他一转头就看到了凌远。凌远看着赵启平这一脸怒火,感觉莫名其妙。
  
   
凌远把赵启平拉回了办公室,坐到了椅子上,看着远处大眼瞪小眼的庄恕和赵启平,凌远自从认识赵启平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过庄恕这个名字,他现在只是以为庄恕和赵启平在机场发生了些不愉快,他打算拿出自己院长的威严来劝和两人。

     
赵启平正打算跟凌远讲明事情真相,却突然有个护士跑进来告诉赵启平有个病人出事了,赵启平不顾三七二十一,就朝护士所说的病房跑去。凌远看着跑远的赵启平打算和庄恕说,可是他和庄恕也不熟,只好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告诉庄恕多多担待赵启平。

    
赵启平忙完病人后,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庄恕还在感到很意外,他一开始的确无法接受和庄恕一个办公室,不过经过一天,他也冷静的差不多了。

   
赵启平没有理会庄恕,径直走了进去,脱掉自己的白大褂,收拾了一下桌子就打算离去了,可是庄恕却叫住了他。“启平,我们聊聊。”赵启平嘴角带着嘲讽的笑,问庄恕“我们没什么可聊的。”庄恕还打算说些什么,却听赵启平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陈亦度的电话,赵启平看到后,看了看庄恕挂断了电话,可是陈亦度的微信又随之而来,赵启平本意是返回,可是手却按偏了,不小心点了开来,陈亦度的声音瞬间充斥在办公室中:“你个死赵启平居然敢挂我电话,我都要饿死了,你怎么还不出来,我在你医院门口。”

   
赵启平汗颜,不过还是打字回复他自己马上就下去了,不过庄恕听到陈亦度的声音本来是开心的,不过听到后面陈亦度那撒娇的语气,庄恕感到有一些不是滋味,他问了赵启平两个字“你们...?”赵启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说“就是你想的那样!”说完没等庄恕反应,他就出了办公室。
   
  
不过他却看到了昨天中午和庄恕在一起的人,赵启平没做停留就超前走去,不过谭宗明却拉住了他的胳膊。赵启平把手机放在兜里,回手就把谭宗明给压在墙上,谭宗明没料他会有这动作,于是很轻易就被制服了,赵启平趴在谭宗明的耳边说到“和庄恕有关系的人,离我远点。”说完就松开了手。

  
谭宗明看着远去的人儿,揉了揉隔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特别喜欢琉璃太太,特别特别喜欢!!!
字丑求太太不嫌弃 @墨色琉璃

【谭赵/庄陈】流年(2)

高三的学业很累,尤其是到了下学期。庄恕和谭宗明上课也不在打闹,都在很认真的学习!临近高考时,陈亦度怕庄恕紧张,发挥不好什么的,他每天在网上查着高考注意事项,高考前可以吃些什么补脑子。由于陈亦度不会做饭,所以陈亦度把做饭这种事情都交给了赵启平,赵启平一脸无奈的看着陈亦度,第一次后悔“认识”了陈亦度,不过将来他还会感谢陈亦度。   
     
   
因为赵启平做饭一个人的度不好把握,为了不会做少,所以赵启平常常就做多了,多了的就便宜了谭宗明。后来在谭宗明的反应下,赵启平干脆做起了两个人的饭菜!后来由于高考逐渐逼近,陈亦度就不去找庄恕了,只在高考前一天打了电话为他加油!赵启平其实想给谭宗明祝福,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身份送上祝福。     
  
   
高考结束后,谭宗明和庄恕出去玩了好几天。终于有一天他们觉得就他们两个好无聊,可距离初一考试还有好久,他们两个每天放学后都会带两个小屁孩去吃冰激凌,久了,谭宗明和赵启平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不过在他们看来只是兄弟情。         
    
后来放了暑假,谭宗明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大学,庄恕也成功的可以出国。庄恕临走前一周,陈亦度和父母打了个招呼,就搬到了庄恕家,确切来说是庄恕的卧室,日子很快逼近,谭宗明和赵启平也来给庄恕送机。陈亦度拉着庄恕的手死死不松开,后来庄恕给了陈亦度一个拥抱,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陈亦度才松开了手。          
    
    
赵启平在心里是把庄恕当成一个很好的哥哥,庄恕的走让他也感觉到不舍,他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把前一晚烤好的饼干送给了庄恕。谭宗明和庄恕这么多年的哥们儿,谭宗明什么也没说,只是走上前在庄恕的胸口锤了一拳,庄恕笑了笑,对他说:“帮我照顾阿度!谢谢!”谭宗明保证他会把陈亦度看好,并让庄恕放心!      
  
    
庄恕登机了,谭宗明纵然心里不舍,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赵启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谭宗明的眼里看到了泪花,却又看着他逼了回去。最不舍的当属陈亦度,他想起刚刚庄恕在他说的一句话:“阿度,等我大学这4年,我就会回来。”         
   
    
庄恕走了,谭宗明也很快开学了,就这样学校里只剩下陈亦度和赵启平了!......陈亦度真的特别老实的等了庄恕4年,他这4年特别勤奋的学习,为的就是让庄恕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4年之期很快到了,陈亦度拉着赵启平天天去机场,他并没有看到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后来他拉着赵启平去了庄恕的家里,才发现原来这里已经成为了新的建筑。        
    
   
后来陈亦度打电话给庄恕父母,才从他们口中得知,庄恕要在美国发展了。陈亦度一个人委屈了好久,他想不通庄恕为什么会不要他,直到此刻陈亦度依然没有看清自己的心,他以为自己就是把庄恕当成哥哥。
    
   
然而赵启平却看出了一丝端倪,不过在他看出端倪的时候,他们已经高中毕业了。赵启平和陈亦度去了不同的地方,赵启平待在了国内,陈亦度本打算去了美国,可是他的父亲却生病了,他只好流了下来照顾父亲,等到父亲病好后,美国陈亦度已经去不成了。最后兜兜转转赵启平去了美国,陈亦度留在了国内。      
   
 
—————————10年后————————
  
仁和医院院长室: “哎呀!院长我今天很忙的!哪有什么时间去机场接什么专家!”隔着老远就能听见赵启平的声音,旁的人对这些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赵启平和院长这经常吵吵闹闹的,他们也就习惯了,别人都以为院长和赵启平关系很好,殊不知二人之间还有一颗纽扣,这个纽扣是一个小警察。        
    
赵启平在院长凌远的攻势下,不得已接下了这个工作,可是要他一个人去机场,他还感觉有些无聊,他还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在外面多玩会儿,毕竟谁知道那个什么专家什么时候到。凌远也没有告诉赵启平那个叫什么名字,只是让赵启平叫师哥,天老爷,赵启平内心异常崩溃,这要是接个师姐也就罢了,师哥算怎么回事。
    
    
秉持着 自己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 的原则赵启平拿出手机给陈亦度打去了电话,别看两人曾经还垮了个国,但一直联系着,后来还一同回到上海发展,两个就又凑到了一起,只是这几年赵启平并没有听到庄恕这两个字。在陈亦度的抱怨下,两个人开车去往了机场。
    
    
只是在机场,赵启平看到有一个人特别眼熟,却就是想不起来,他也只能自己皱着眉头,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就连陈亦度的提问,他也只是摇摇头说没睡好。时间很快就到了,赵启平和陈亦度朝前走去,突然陈亦度想起了自己当年在机场也是这样站着等一个人,可是没有等到那个人。
   
   
赵启平还在死死的盯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试图从记忆深处翻出这个人来。陈亦度意识到赵启平的失神,他顺着赵启平的眼神看过去,只觉的很熟悉,他本想走过去看看,可是那个人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陈亦度看到这个人呆住了。赵启平显然也看到了这个人,他朝陈亦度看去,却见陈亦度死死的盯着那个地方。
  
     
远处的人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工作了半天,然后放到了耳朵上。陈亦度还是看着远处的那个人,眼里竟涌起了丝丝泪花。赵启平的手机响了,他拿出电话看到是凌远刚刚给他的电话,他接通后叫了一声师哥。并报了自己的方位,谁知电话那边的人和他在一个地方,当报了周围事物,和穿着后,远处的两人朝着赵启平的方向走了过来。
   
   
看着走来的两人,陈亦度显得特别的不知所错,他转身欲逃,可两人已经瞬间到了眼前。四人相聚,满屏尴尬。赵启平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到是赵启平的师兄看着陈亦度,眼里充斥着歉意,和重聚后的喜悦。他调整了一下心情,叫了陈亦度一声:“阿度”。
    
    
陈亦度听见这个声音,眼里的刚刚被他狠心逼回的泪水,又有涌出的冲动,陈亦度看着眼前的二人,露出一个苦涩的笑,然后转身跑出了机场。赵启平看着跑走的陈亦度,连忙追了上去,嘴里叫着阿度。
  
   
赵启平的师哥看着跑远的陈亦度,想都没想就追,等到他跑到机场外后,早已不见了陈亦度和赵启平。身后的人追了上来,跟赵启平的师哥说了一句话:“老庄,这事得慢慢来。”

   

【谭赵/庄陈】流年(1)

夕阳下,两个老人各自坐着一把椅子,一人手里捧着一杯热茶,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天空,时不时还对视一下,彼此露出一个笑容,仿佛一个笑容,一个对视他们便能猜透对方的心思。从远处望去,这一切自然而又和谐,当你走近他们时,你才发现,他们是如此的般配!
         
         
仔细听,他们中有人开口了! “老谭,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被称作老谭的人,冲着身旁的人展开了标准的一字笑,然后缓缓开口:“当然记得,要我说,我们两个有现在都是老庄和亦度的功劳啊!”只见身旁的人不乐意了:“什么呀!他们两个还是靠我们捅破的窗户纸呢!” “对!你说的都对!”那个叫老谭的人,满口附和着身旁那个人儿说的话,一脸宠溺。
      
          
当岁月老去,我依然记得曾经夕阳下我们美好的誓言!
       
           
某年,上海市重点中学初中部:
    
     
“赵启平,你快点啦!我还要找庄恕哥一起回家!”  “知道啦知道啦,马上就好!”赵启平一边努力的收拾着自己的书包,一边应和着陈亦度。明明才刚刚升入初一,期中考试也过了,可作业还是多的要死。赵启平背起书包,默默盘算了一下自己晚上可以打几把游戏,后来发现最多只能打两把,他哀怨的吐槽了一下老师。
         
         
“赵启平,快点快点,你一个人低着头在那里想什么?”赵启平放下心中所想的游戏,快步走到陈亦度的身边,两人就这样一路打闹的走向了高中部!“老赵,要不我们在稍微走快一点?”陈亦度转过头又催起了赵启平。赵启平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陈亦度,然后说到:“高中部比我们要玩放学20分钟,更何况高三还要拖堂!”说到最后赵启平伸手拍了一下陈亦度的脑袋,陈亦度一脸“绝望”的说了一句我不就是想快点见到庄恕哥嘛!这下轮到赵启平无话可说了。
       
       
庄恕,陈亦度的邻居,两家关系很好,自幼一起长大,确切来说是陈亦度缠庄恕到大。不过后来陈亦度家就搬家了,但是两家关系还是特别好。庄恕,这也是赵启平入学以来,听陈亦度嘴里说的最多的一个人名,第二个就是经常罚陈亦度的班主任。赵启平也经常打趣陈亦度,(要不是庄恕是个男的,你也是个男的,我就以为你喜欢他了!)这次也是赵启平第一次见那个一直活在陈亦度口中的庄恕哥。
      
        
陈亦度的父母要有一周时间不在家中,但又放心不下陈亦度,只好把他托付给庄恕一家,庄恕爸妈很喜欢陈亦度,因为他特别乖,很听话,每次听到父母说陈亦度很乖,庄恕总是一脸的嗤之以鼻!开什么玩笑,那个每年暑假都让自己给他写作业的陈亦度是好孩子?这不是瞎闹吗!
        
        
“庄恕哥!”庄恕和哥们儿谭宗明刚走出教室就听到远处陈亦度的声音,当两人跑近时,陈亦度差点扑到了庄恕怀里,不过还好赵启平拽住了他!陈亦度站稳后,先是甜甜的叫了一声庄恕哥,不过看到庄恕身后的人,先是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叫了声宗明哥。
       
      
谭宗明:庄恕好哥们儿,两个人从小学就是一个班,还TM是万年同桌,哪怕排座位是一男一女,他们俩大老爷们儿也必定是同桌,好不容易高三换了班主任从新排座位,本来两个人不是同桌了,这可把两人高兴坏了,可是庄恕的新同桌说他太能叨叨了,老师无奈只得换座位,后来老师左思右想,发现只有谭宗明合适,于是两个人又成了同桌。
       
       
谭宗明伸手揉了揉陈亦度的头,可一眨眼他看到了站在陈亦度身后的赵启平。谭宗明的眼前亮了一下,他放开陈亦度朝赵启平走过去,用轻佻的语气问到:“同学,你叫什么?”赵启平愣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这么严肃的学长会突然这样轻佻的和他说话。
         
        
“学长好,我是阿度的同学赵启平。”谭宗明听到这个名字挑了挑眉毛,回头看了一下陈亦度,然后转头对赵启平说到:“你就是风靡全校的赵启平?”赵启平有些害羞的和谭宗明错开眼神,然后带些求助的看向陈亦度,陈亦度一看好兄弟这样,连忙过来拉开赵启平。不远处的庄恕看着陈亦度拉着赵启平的地方,眼神暗了一下,闪过一丝不满,心想自己还没有这么光明正大的拉着陈亦度的手呢!
          
           
谭宗明一看庄恕的眼神,就知道庄恕这sa孩子吃醋了,谭宗明看着庄恕的热闹,看着他充满羡慕的眼神,谭宗明忍不住开口调侃起了他,后来还变本加厉的去“撩逗”陈亦度,看着庄恕即将喷火的眼神,谭宗明特别识时务的把一旁的赵启平拉到自己的时候,并且保持了和陈亦度的距离。
      
     
由于气氛的转变,陈亦度一个劲拉着庄恕的手要吃冰激凌,庄恕笑着答应陈亦度,然后四个人一起去吃冰激凌,赵启平也由一开始的拘束便的活络起来,陈亦度和赵启平在前面跑着闹着,后面跟着的两个人宠溺看着两人。一个是发自内心,一个是不由自主,只是这个不由自主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庄恕喜欢陈亦度,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想把那个小孩揉进自己怀里,也就是说他喜欢男人,而知道这个事情的只有谭宗明。所以庄恕拒绝所有人触碰陈亦度,那样他会吃醋,在他心里他早已把陈亦度归为自己的所有物了!
        
       
四个人一起去了冰激凌店吃完冰激凌后,陈亦度自然要和庄恕一起走,可赵启平不和陈亦度顺路,又不知道谭宗明家住在哪里,所以他已经打算好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回家了。可是看着一直跟在旁边谭宗明,赵启平犹豫了一下问到:“学长家也是在这条路吗?”谭宗明听到赵启平的话,扭过头去点点头,说是啊!不过他还多说了一句话:“不要叫学长了,和亦度一样,叫哥吧!”赵启平笑眯眯的叫了一声宗明哥!显然谭宗明对这声哥非常受用。
             
        
夜已经很深了,一个房间中,庄恕睁开双眼看着身旁的陈亦度,眼里充满着温柔,他就这样看着陈亦度睡着的样子,他发现陈亦度睡着很帅。突然他的嘴角挂上了笑意,他发现他和陈亦度现在已经属于同居状态了。
      
      
佛说每个人所见所遇到的都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缘。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
         
   
赵启平接连一周和陈亦度去高三找庄恕,然后.每晚都是和谭宗明一起回家,赵启平也不知道谭宗明家在哪里,他只知道谭宗明家比他家距离学校远,所以谭宗明每天都能将赵启平送回家。
  
    
只是赵启平不知道的是,每当看着赵启平回家后,谭宗明总会拿出手机打一个电话,然后司机就会来赵启平家小区门口,谭宗明就会坐上车,朝着与赵启平家相反的地方回家。
    
      
一周后,陈亦度父母回到了家中,陈亦度也没有理由去找庄恕一起回家了,自然赵启平和谭宗明也见不到了,赵启平开始还纠结了几天,不过因为学习也早就把谭宗明抛去了脑后。只是偶尔还会想起他,但因为期末考,谭宗明渐渐从赵启平的脑海中“消失”。
      
      
谭宗明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每天就是相见这个和他相处了仅仅一周的学弟,他也在放学后和赵启平“偶遇”了几回,不过因为期末考,又是高三,他们倒是没有偶遇的机会了。
      
      
期末考后,谭宗明也想每天出去玩,不过他没有机会,他并不打算在上海本市上大学,他要去香港大学,他要去学习经济,将来好接手公司,所以他从12岁那天起,就在为了香港大学在努力着。
      
     
不过自从认识赵启平后,他突然想知道赵启平要去哪里,他想和他去一个学校,不过转念一想赵启平可能已经不认识自己了,谭宗明莫名的有了一丝烦躁,他又不好意思去问庄恕,所以同一所大学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他也没有机会去和赵启平学习同样的事情。
      
     
庄恕打算出国去留学,他要去美国学医,他打算用自己努力将来能够养活陈亦度。不过他还没想将来陈亦度是否会和他在一起,更没有想到他心里的小男孩将来会是一个大boss。
      
       
就像谭宗明因为学习,也早已把赵启平的事情抛之脑后,他根本不会想到在未来他会和赵启平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如果知道的话,只怕他现在会和赵启平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
       
       
————————————————
几个人的家庭都特别好,叨叨庄的父母也没有什么医疗事故,凌院长也没有复杂的身世!

【楼诚】木楼念言成(11)

暗夜里,明楼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远处的月光。看着看着明楼竟不自然的笑出了声。他又想起明诚今天和汪曼春的对话了。他的小阿城为他吃醋了。

明楼就这样在秋千上晃悠着,他想起来小时候阿诚在游乐场里缠着自己要坐秋千的事了。游乐场当然没有秋千,明楼劝了半天,没用。那是阿诚第一次跟他说他想干什么,明楼自然要尽力完成他的愿望,然后明楼就买回来一架秋千,就是他屁股下的这一件。

【我的人生从来没有出现过奇迹,直到我遇见了你】这句话,是明诚在成人礼那天亲口跟明楼说的。明诚10岁来到明家,刚来的时候,明诚很害怕,那时候他根本没想过什么明星梦,唯一的梦想就是好好的活下去。只是明楼成为了他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奇迹。

明诚就这样倚在门框上,静静的看着明楼,下午心情的一丝郁闷也早已消失不见,明诚站了站,他向着明楼走去,坐在了他身边,明楼侧过头看了一眼明诚,冲他笑了一下,然后就静静的看着明诚。

【只有通过别人的眼睛,才能真正的了解自己 】明楼就这样注视着明诚的眼睛,透过他的眼睛看着自己。明诚的眼睛很亮,明楼在他的眼里看出了一份只有面对自己才有的放松。明楼对此感到很骄傲,因为只有他才能让他的宝贝放下防备。而明楼也特别喜欢每晚在做运动的同时,看着明诚那双水汪汪的鹿眼。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最真的那部分,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

第二天一早,太阳的光线从窗外射了进来,明诚闭着眼睛朝身边摸去,可他却感觉到凉意,他睁开了双眼,看着旁边凉了的被窝,他起身穿好衣服,慢吞吞下了楼,他第一眼并没有看见他哥,而是听到了厨房里传来碰撞的声音,明诚走到厨房门口,看着满屋的浓烟,明诚以为阿香出事了,急忙冲进去。可是并没有阿香,只有明楼。

等到明诚把明楼和厨房都解救出来后,自己认命的去厨房做起了早餐。明诚做早餐时,明楼冲厨房说到:“阿诚,阿香跟大姐回苏州了,明台这两天去找曼丽。”明诚听到后,低头看看自己面前即将要好的四份早餐,无奈的笑了笑,最后明诚还是把四份早餐都端到餐桌上。

早餐的归属很简单,明诚一份,明楼三份。明楼吃完早餐后非常满足。因为自从他把阿诚的外套撑破以后,阿诚好久都没有让他吃饱了,永远都是定量。唉~传说中的“夫管严”。

“大哥,好吃吗?”明楼看着嘴角带着坏笑的明诚,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那就好,走和我去公园跑步,为大哥消消食。”明楼听到明诚的话,感觉自己思维有些跳跃,他现在非常想拒绝。可是看着明诚大有一种你不跑,晚上睡书房的架势,明楼含着泪点点头。

只要有爱就拥有一切,有一种淡淡的味道。一点点倒进爱的两人世界,用心来品尝,细细想象,和你一起慢慢分享。明楼发现明诚跑起步来很好看,他觉得就这样陪着明诚跑一辈子也未尝不可。时间很快,可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不在乎它快慢,我只想和你一起分享我的世界,然后让你进入我的世界。

【楼诚】木楼念言成(10)

       明诚本来就是学经济的,按理来说明楼还是他师哥呢!他用了几天时间熟悉了一下公司事物,然后用最简单,最快速却又最好的方法处理完了公司的事情,才几天,他用自己的实力封住了一些人的嘴!

       明楼想喝热茶,还一定要喝明诚煮的,明诚无奈的放下手里的文件去给明楼煮热茶。当明诚端着茶往办公室走时,他突然看到刘本纯和一个女人在拉扯,那个女人还不是说着她是董事长夫人,听声音,看背影,明诚发现这个女人是汪曼春。

       他朝着人群走过去,刘本纯看到明诚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她急忙和明诚说到:“明总,这位小姐声称是董事长夫人,我们拦不住,也不敢拦。”明诚听到这里,把热茶交给刘本纯,挥了挥手,让众人都散了。

      “汪小姐,你这一大早就来我们公司闹,是想干嘛,如果要谈合作,你也应该有个预约吧!”刘本纯从明楼办公室里出来,听到明诚这番话,眼里冒着星星,在心里感叹着“老公”就是“老公”哪怕不拍戏也这么勾人魂魄!

      “阿诚这话就不对了,旁人不知我与明楼是什么关系,你还不知道吗?”明诚本就介意汪曼春和明楼的关系,两人确实在一起过,但是确切点说,明楼并没有跟直接汪曼春说分手,而是直接撇下汪曼春回国了,这也是明诚最担心二人复合的原因。所以汪曼春这句话,倒是让不轻易发脾气的明诚恼了。

       “我倒是不知我与汪小姐是何种关系?”明楼从办公室走出来,听到了汪曼春这番话,他比较生气,因为他和汪曼春没有关系,哪怕他曾经真的喜欢过汪曼春,但他爱的那个人是陪了他16年的明诚!

       “师哥,我终于见到你了!”汪曼春听到明楼的声音很是惊喜,她打算扑进明楼的怀里,可是明诚却动了一下步伐,挡住了汪曼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明诚还顺便扭头瞪了一下明楼,明楼立马懂了明诚的意思,明诚是怪自己为什么要出来见汪曼春。明楼心想还不是担心你嘛!

       明诚多了解明楼,他立马就看出了明楼在想什么。明楼又感觉明诚充满怨女念的瞪了自己一下。他委屈的摸摸了鼻子!刘本纯感觉自己的眼睛快要瞎了,她趁所有人不注意悄悄离开了,这个坏眼睛的场所。

      汪曼春看着眼前眉来眼去的二人,怒中火烧,他很想去大声叫嚷,招来所有人看着眼前的二人,他想说出明楼以前对她许下的承诺,不过处于从小的教养,她忍住了,但她还是转头就走了。

       自从汪曼春走后,明诚整整一天没有理明楼,晚上吃饭时,明台瞅着气氛不对,匆匆吃完拉着曼丽回房了,明镜看着满脸讨好的明楼,一脸冷漠的明诚,动动嘴唇,继续吃饭。

       更重要的是,明诚今天没有去明楼的卧室,而是去了自己的卧室,明楼这些急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不急了,既然阿诚不来他房间,那他去阿诚房间好了^0^~^0^~^0^~

       明诚躺在地上看着床上的明楼,无奈而又宠溺笑。明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在明楼房间两个人一起睡床,为什么要来自己的房间,搞的现在明楼睡床,他睡地板!明诚算是明白了,明楼也就是在某个地方知道照顾他,别的地方都是自己在照顾他啊!

       夜里,一阵打雷声,让明楼惊醒,他下意识反应就是朝怀里看去,看到没有明诚的身影,他才反应过来明诚在地下,他低头去看地下,不出所料他看到明诚的蜷缩在一起,明楼感觉自己的心不停的抽痛着!

       明楼下了地,蹲下把明诚抱进自己的怀里,明楼感觉怀里的人,有些轻的过分了。明诚钻在明楼怀里,像是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他在明楼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