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墨

劳资哭辽

我哥哥们回来了

回来了!!!!!!!


【巍澜】偏爱(普通人AU)

01

在龙城有一个人可是十分出名,你可不要仅仅以为他是一个明星,因为如果他是一个明星,出名很正常,不过那就不止是在龙城出名了。但是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警察出名了,出名也不止是因为案件处理的好,更多是因为长得很帅,腰线很勾人,臀部还很翘!!!不过,还好这个龙城最靓的仔至今单身!    

   
今天,龙城最靓的仔赵云澜居然第一次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咖啡厅,然更令人惊讶的是对面还坐着一个姑娘。看着这一幕不难猜出,赵云澜在相亲。人人都知道赵云澜女性缘很好,说的不为过一点,喜欢他的女人,可以站满龙城大学的所有教授办公室。(不过为什么非要站教授办公室呢?)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赵云澜有些心不在焉。在与姑娘谈笑间,偶尔不经意间低头看看手表,或者轻泯一口咖啡,举止投足都令人赏心悦目,只是不知赵云澜在说些什么,逗的对面的姑娘连连掩嘴。恍然间不知道时间过了多少,就看见赵云澜起身与那姑娘并肩而行,远远看去竟也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看着女子坐着龙城出租走了以后,赵云澜呼出了一口气,解开了西装的扣子,从里兜掏出一根棒棒糖,拆开了塞进嘴里,瞬间刚刚那个西装绅士,变成了一个痞痞的王子,少了一抹生疏感,多了一份亲切感。   

 
“妈,今天相亲砸了,那姑娘对我不知道,我对她无感!”消息发出去以后,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向自己的爱车走去。

   
02 人人都知道龙城大学出精英,龙城大学里的老师,大多是专家级别的,沈巍就是龙城大学里很出名的一个老师,明明是一个老师,却被学生私底下叫做校草,明明平时上课很亲切的一个人,下课却有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质。

    
沈巍今天照常上完自己的课,然后朝着办公室走去,路上就一直听到身后的两个女孩在嘀嘀咕咕,声音过小,沈巍也没听到什么,而且他也不屑于去听两个女孩的小秘密,只不过是在不经意间收进了耳朵里几个字罢了,其中就有一个龙城最靓的仔。

   
沈巍并没有把这些话放进自己的脑子里,只是当一个故事任由它自己从脑海中消失。 沈巍本来对和他人聊天就没什么兴趣,不是因为高冷,也不是因为懒得和别人说话,只是因为他有一个绰号叫做“话题终结者”他怕别人尴尬,一般也不和别人深入交谈。只不过沈巍这个周末答应了一个张老师的邀请去咖啡馆,本来没打算答应,但是张老师提了好多次,沈巍也就答应了。

  
03

沈巍和赵云澜的初次见面,就是在咖啡馆。赵云澜来这里是相本月第十二次亲,而沈巍只是来喝杯咖啡,当然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毕竟一个单身和沈巍年龄还差不多的女老师,邀请沈巍只是来喝杯咖啡,可能咖啡馆本身也不会乐意。张老师更不会乐意。

   
沈巍来了咖啡馆,随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就坐下了,咖啡馆很精致,每个桌子上都插着几朵玫瑰花,不过沈巍没注意的是,他的桌子上只插着一朵玫瑰花。 赵云澜来到咖啡馆,看着自己要找的桌子边坐着一个男人说,他的嘴角轻轻的抽了一下,心里想着母亲可能是看他相亲了好几个姑娘都没成功,所以给他找了一个男人。

   
赵云澜本来相亲就是为了应付差事,他觉得和男人说话可以稍微直接点,不像和女人那么麻烦,所以他觉得应该可以很快说通这个男人。

   
赵云澜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整了整衣服,想着桌子走去,对着坐着的男人,伸出手,说到:“你好,赵云澜!”沈巍才刚看到这个男人,还没仔细观察他的样貌,就看到他朝自己伸了手,沈巍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握住对方的手,说到:“你好,沈巍!”边说还边看向赵云澜,只是这一看两人却对上了眼神。 沈巍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通红,赵云澜也有些不自然的松开沈巍的手,低头咳嗽的一下。

   
气氛一时之间有一些尴尬。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只一眼,便是万年。

   
04

沈巍和赵云澜的聊天很愉快,两人在开头短暂的几句话中就大概的猜到了今天是个什么局,可是两个人又都很默契的没有进行相亲的问题,而是随意闲聊了两句,就发现彼此有许多的共同爱好。

  
沈巍本来就不爱说话,开始任由赵云澜带了他好几个话题,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他和赵云澜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不过还是压下了这个感觉,两个人简单的由着赵云澜一问沈巍一答演变成了像朋友之间的简单交谈。

   
两个人聊了很久,打断两人谈话的是赵云澜的手机,赵云澜一脸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就听到电话里汪徵的声音传来:“赵处,有案子了,地点龙城大学。”挂断电话后,赵云澜一脸歉意的跟沈巍说到,沈先生抱歉,我有案子了,很遗憾不能跟你聊几句,下次咱们一定再约,然后和沈巍短暂的告别后,赵云澜就朝着案发地去了。

 
沈巍看着远去赵云澜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连他都没察觉的轻笑,然后把手里的刚刚多出来的名片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希望我们有机会还能再见!

  

【渣文笔的我再次上线,所有好的地方都是两位老师,不好的都属于我,原谅我笔下的两位老师并没有那么美好,毕竟两位哥哥在我的脑子是完美的,而我的渣文笔,形容不出两位哥哥的千分之一】